八月初五

请给我酒吞啊啊啊啊酒吞酒吞酒吞我去制做葫芦了

我以为他哭了。








(结果是反光。)

抓拍失败~

橙武长大了……一点点点!

扒的肉好疼,可沉了。

就……突然想起来的图。猫是我的猫!

脑洞

之前看过一位太太的梗,脑洞发散之后...






世邀赛,大家各有各的事情的到了苏黎世。

吴邪出来闲逛,路边遇到了自己侄子被欺负(?),就顺手解救,送回国家队下榻的地址后,揉着侄子的头说,场上是你们的天地,场下,你叔我护你还是够的。

国家队十二脸蒙逼,不是,大兄弟你谁,看着跟我们长的一样的年龄装什么叔。

下一秒,领队就嘟着脸说,知道了吴叔,我都二十多岁人了,不是小孩子。

哦呼。

被领队亲口承认了是叔叔。

对了,国家队的翻译之一,吴雪峰大大看见吴邪跟叶修的相处后,愣了下,然后是上前打招呼,堂叔好。

.....o( ̄ヘ ̄o*)我去!

这边的吴邪看有人过来了,结果喊自己堂叔,也是晃神了一瞬,虽然不知道具体哪个堂哥家的,但是去海外的这几个吴家的主要人物自己还是记得的。

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临走前,突然想到什么,又转过来对叶修说,代表国家出征,现在的你可以在现实里看见你大老师了。

说罢转身摆摆手走了。

留下一个愣在原地的叶修。




大老师是耀君,就私设修修做梦像一般人上学一样。

一做梦,就梦到一群大佬给自己补课,或者纯粹聊天这种。

但,大佬就是大佬,闲聊都让人觉得很有深意。

讨论去哪那吃饭不算=A=

但毕竟叶修的命轨没结束之前,不被允许看见某些存在。

比如,国家的实体。

突然想起来,手帐不怎么记了……
时光宝石可还行。
绳子要不要换成金的啊?

在外鬼混一天回来后。

段子

私设连天,总之,叶修接广告,但是只出场了手。

其他的还是不出任何商业活动。

我就是想苏吴邪,苏叶修!

时间线上,吴邪这边一切结束了。黎簇小朋友总之又被吴老板拐回来了。

37,8岁这样。

叶修的时间线,刚要组建战队,伞哥已出事。17,8岁。











明面规定,即已经被书写的的命运不可违背。一旦插手,后果将是世界主人公死亡。
明面的命运轨迹不可违背,但可背后悄悄不被发现的插手。
吴邪接到好友电话,好友说自己家大儿子离家出走到了杭州,最近遇到挫折了,虽然自己大儿子很坚强很有能力,但是请有空帮照看一下,别被不三不四的打扰。自己离得远,出手帮忙会回儿砸发现的。
此时的吴邪,正闲到给自家爸妈织围巾。想了下自己好像还参加过这个侄子的满月酒,就答应了。
然后让手底下的人送来侄子的资料,哦呼。
离家出走,网吧打游戏,人生挚友刚刚出事...
成吧,好歹算自己侄砸。
帮。


吴邪先将侄子周围的的地界上一些下九流都算不上的人给处理了。
emmmmm,也没几个,侄子本来就在自己附近的地段,很安全了。
知道侄子报名参加职业赛后,让黎簇跟着王盟跑一趟嘉世,去投资。
然后私设吴雪峰是吴邪同宗的远亲,其父是自家二叔手下的文化人,总之,有的来往。
让王盟走吴雪峰这边跟侄子所在的嘉世搭线。





陶:那位大老板忙嘛,这没有大老板的宴席...
盟:老板不喜人多的场合
陶:哦哦,懂了懂了。王先生,那今天的合同...老板他...
黎:吴老板说了,看的出来你们的前景,商业进入时在所难免的。后续还有一些商业广告,你也记得带回去,让全队仔细看看。
陶:那就好那就好,可是,我那队长之前明确说不露脸,这,您看...
盟:不露脸也好办,还有很多商业广告不露脸的。
陶:哎呀!感谢理解!
盟:你们的队伍也需要包装,回去后你们商量好了再回话过来。老板说封闭式拍摄现场,保密性一流。
黎:老板还说一叶之秋要是无论如何都不同意,你就跟他说,该回早就回了,到现在了还没懂吗。

陶:?我会的。








叶秋退役后,黎簇当天就到了嘉世。
陶轩一脸冷汗的接待了黎簇。
然而黎簇完全不理会陶轩小心翼翼的讨好。
直接把文件扔在陶轩面前。

陶轩还是努力维持着脸上恭维的笑。

翻开文件夹后,一目十行的快速阅览完。
面色肉眼可见的迅速黑了。
拿着文件想说什么时,黎簇提前卡住了陶轩。
黎簇:老板当初签下嘉世,不只是看到了嘉世的前景,更是因为叶秋!
以叶秋的影响力,无论何时,嘉世的概念都因叶秋的存在与否被分成两个概念。没有叶秋的嘉世不是老板会投资的嘉世。
‘退役’到底是因为什么,你心里清楚。
老板说,没有叶秋的斗神一叶之秋,不是老板要投资的嘉世。(黎簇背后呐喊:没有他的嘉世,配不上老板投资。)
陶轩在黎簇说完后,总算能发出声音:一下降低到原有的45%!你的老板还真看重叶秋哈!(摔文件夹)
黎簇:不说老板看重叶秋,除了嘉世,还真没人看轻叶秋。人心不足蛇吞象,要不是不想老板生气,我现在就直接撤资了。最开始的合同里,明确提到的,一切以叶秋本人意愿为主,怕不是你们一个个都装作看不见吧。
气到发抖的陶轩像是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股凉气从心底窜上来。
当年嘉世初组战队,一次资金缺乏时,吴雪峰突然说有叶秋的粉丝想要赞助,自己只顾着是赞助,没仔细看吴雪峰有些变色的脸。
之后的数次合约签订完后,仿佛被蒙上一层薄雾的记忆,这一刻,在陶轩脑海里快速飞过。
然后随着黎簇的离开再次被蒙上。
站在会议室的陶轩,依旧像之前多次一样的,精神恍惚了一会才回过神。
翻了翻刚刚签下的合约,陶轩只记得,有一个大老板因叶秋的退役,直接撤了一半的投资。




深爱着某个人,但是这个人杀死了自己的画。
被那个人背叛后,听见了,被自己杀死的画们的声音。
自焚,将自己与被自己杀死的画,一起。
在自己的家中。
前来救火的人们在废墟中找到一副完好的画像,画中是画师和他的画。
后来,画像自艺术馆内失踪。
但,若是哪儿有高质量画展,这副画像就会悄悄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