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初五

请给我酒吞啊啊啊啊酒吞酒吞酒吞我去制做葫芦了

必须举报!这种视频真的超不好,小孩子们为了自己喜欢的公主王子去看,却看到这种损伤心智的辣鸡,炒鸡有影响啊!

修声:

真的恶心,连孩子都下得了手的人真的完全没有人性可言,这种人就只能跟病菌相比拟了

如遇:

昨天在微博里看到的,借着超级英雄,迪士尼人物,比如冰雪奇缘女王艾莎,绿巨人浩克,米老鼠,蜘蛛侠,小丑,甚至小猪佩奇等洗脑儿童,满足一些变态恶趣味。

里面用看似无厘头的方式诱导孩童流血是好玩的,不要反抗大人对你的猥亵,教他们吃|||屎,喝||尿,还有用剪刀戳破怀孕的肚子,注射针剂,互相捆绑……

我去爱奇艺,优酷,搜狐都搜过了,的确能搜到。今早我朋友还在B站举报了一个。

可能是因为大家举报的缘故,我今天又上优酷搜了一遍,艾莎怀孕已经搜不到了,但是还有很多,优酷上有个叫搞笑蜘蛛侠的看起来也很恐怖,最恐怖的是它竟然有173集,标题都是“艾莎和白雪成了无头公主”“热熨斗在脸上”“猫女的腿没了”“马桶里的麦当劳”之类的。

有的上传者有100多万的粉丝,从16年开始上传这些视频,想着我就觉得恶心得要命。

这个故事可能有创作夸张成分,可能甚至是不真实的,虚构的,但是!!!!这些视频是真的!!它们渗透进了动画,真人动画,还有游戏中!!!希望大家集中注意力在它要反映的事情上。这些视频分类都是在亲子教育里,这才是这个事情最可怕的地方。

油管上面的态度也是看到一个举报一个删除一个,对这些邪典动画完全抵制。图片上博主下面大家评论的我国各大视频网站上的截图更是触目惊心。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评论是这样说的:“这个事情远比想象的恐怖,传播学里 1979年格伯纳进行长达十年的研究提出了培养理论,就是研究电视里的暴力画面对儿童的长远影响,不止会增加攻击性,更会潜移默化的改造社会观。这些动画片所有的象征(暴力、医疗、虐待、怀孕)都是精心设计的,是有心理学控制术体系的,我更担心的是这只是冰山一角。”

变态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害怕中国也会有人学起来,利用喜羊羊,灰太狼,熊大,小头爸爸之类的动画人物。希望大家能广而告之,看到一个举报一个。

——“那么,凯蒂接种了所有疫苗吗?”

别让游荡在人间的魔鬼带着孩子一起去到地狱。



PS:如果是问转载或者扩空间就不用问我了,原po主我也问过了,标明出处就好。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哪怕家里没有孩子,这也是一个警钟。

梗(自我放飞用!)

世邀赛,国家队去打比赛,叶粑粑终究是特别疼儿砸,虽然这个儿砸总是气自己。
这个世界融合了勇者和盗墓,还有其他应该?
为了国家队的安全,叶爸爸去勇者协会发布了保护国家队的任务,被安岩和神荼接下来了。
神荼安岩的时间线在动漫第二季结束后,几人被安排放松心情的接了这个保护的任务。
想看安岩和叶不修的场景。
正好吴邪(大佬,快50了吧?还像个二十多的小伙子)跟解雨臣来苏黎世查账。
几人在大厅里相遇了_(:з」∠)_ 吴邪大佬把鸭梨拐回来了!
不过鸭梨还是戾气很高。(高级中二熊孩子,但特别维护吴老板)
安岩和吴邪面对面是什么场景?
勇者协会一般对付国外的,国内的已经被九门划分,安家之类游离于九门,但又有关系。
叶爸爸知道九门,叶弟弟也知道,叶不修隐约知道一点(叶修还小的时候吴邪跟二叔来过)
年龄梗百玩不厌! 再加上一些童颜鹤发的人吧!

宋朝时,哑舍的老板去了趟武当山,到山顶后下雨打雷,站在山尖上看到山后裂出一个山洞,在其中捡到了一个巨大冰棺。
棺内是一位金丝玄服的青年。
(意外身亡后被萧居棠送入后山冰棺内的蔡居诚,身亡前已放下一切恩怨是非,偿还尽一切情意)
棺内的青年偶尔能传出想表达的话,多数时间在沉睡。
时间流逝,棺内的青年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
老板将其放在一间能通风透气的房间,能听见时间的流逝。
棺内的青年身体依旧不能动,但青年在店内的物件和神兽的帮助下,能灵魂出体在店内活动。
到了现代,在某个时期,青年的灵魂突然凝聚出实体,但,一袭青丝褪雪色。
(其实是冰棺融入青年的身体,棺内的身体与棺外的灵魂又重新融合,因是不会化的冰棺,所以也变成了银发)
这次一起去苏黎世是因为医生想看的学术交流会在这儿召开。
青年武力值很高,学习能力也很强,充当保镖。

在苏黎世时,吴邪意外遇到了打劫,还没等跟着吴邪的鸭梨出手,打劫的人就被青年一脚踹飞。
三人一起走。
回来时,顺手解救了人生地不熟的国家队四个人(周,翔,喻,黄)
四人组觉得自己看到了如何安抚大型犬。
鸭梨主力怼小混混,吴邪和青年负责下黑脚。
结束后吴邪仗着181的身高,轻抚梨头。
然后鸭梨哼哼两声放松下来了。
一起回酒店。

叶修因麻麻,邀请了自家队友来玩。
去的是属于叶麻麻名下的一处山庄。(叶麻麻从商?可以吗这个设定?)
然后,叶修带着队友到达山庄时,正好遇到叶阿爸邀请的解雨臣。不过没过去结交。
之后两天众人游玩,然后各回各家,听着众人的询问,面不改色的扯谎自己不知道这庄园是谁的。
唐柔对此表示呵呵一笑。
叶修万分庆幸义斩的土豪四人组没过来。 (叶神你高兴的太早啦😄)

吴邪五十了。叶爸爸也五十!
叶修28!才!!! 嘛也!!!! 想看叶修叫吴邪叔叔!233333
然后叶修内心吐槽,明明看着比他还年轻!
碍于叶秋死命戳自己后背,,没吐槽。


叶修回兴欣,正好赶上兴欣休息出去玩。
一行人出门这天,很凉快。
众人都没好好游过西湖。
后来,苏沐橙无意间看到了湖边有个小路,众人一起去,看到了之前同在苏黎世的吴邪。
其实这时候的吴邪又又又回雨村了。
不过,刚好手下收了一批货,不知怎么处理,只能自己跑回来专门分类放到老九门的仓库。
现在是在准备回去。
(其实小哥的失忆已经好了,通过哑舍老板的关系。但为了不打草惊蛇,正好在那边养老。吴邪肺部的麒麟蝎也被老板给处理好,完全融入血脉中了。不过废掉的鼻子,没办法了(゚Д゚)ノ)
坐在躺椅上等着迷妹(白妹子)来帮自己整理店铺。
然后等到了来游玩的兴欣众人。
众人去看店铺里的古董,叶修跑去跟人说话。
进门后,叶修愣了一下,然后调笑着喊了声吴叔叔好啊。
吴邪刚放下手里的茶杯。
抬头看了一眼,又慢悠悠的躺回躺椅上。
回应了一声,又招呼众人,随便看看,有什么想买的看在认识的份上,打折还是可以的。
刚好小白姑娘过来了,吴邪让其给介绍古董。
众人在古董店看来看去,最后在妹子的推荐下买了一套明代中后期的瓷杯。
过了一会儿坎肩也进来了,看到店里有人愣了一下,吴邪终于从躺椅上起来了。
坎肩让跟着进来的两个小伙子把一些堆在柜台后的东西给搬出去,送上车。
众人看完了准备走了,看到这一幕蛮好奇的。
叶修一直在跟吴邪闲聊。
虽然对于刚进来的两人称呼的小佛爷好奇,但还是忍住了好奇的冲动。
众人呼啦啦的走了ヽ(‘⌒´メ)ノ
临走前,吴邪看着苏沐橙想一下,对叶修说,有空的话,带着那姑娘去对面的古董店一趟,可能会有惊喜。
然后叶修被包子拉着走了,再回头,只看到站在路边伞下,车门遮住了半边身子的吴邪对着自己这边笑着挥手。
《好的,盗墓结束(才怪!)》

某日,叶修和沐橙出来买东西,叶修看着西湖突然想起吴邪说的对面的店。
回想了一下,吴山居对面就是西湖,没有房子。
两人就找到了湖对岸小路尽头,一间古屋。
门上牌匾上写着‘哑舍’两个字。
大门是敞开的,似是在欢迎客人的到来。
两人进去 医生和青年正在屋中下棋,得知来意后,医生让两人等一下,老板一会就回来了。
不过一会儿,老板就回来了(原本想写老板提着早饭回来的,但觉得怪怪的)
老板也看了看沐橙,点点头,引两人去取某样物品。
长长的走廊,一模一样的门,这一切都不足以让两人分神。
越靠近,越是心脏跳动的飞快。
老板推开了某扇门,两人不需指引就齐齐看向屋中展物价上的银伞。
老板现在架子后边,取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说,这伞是十几年前突然出现在吴老板手里,后来伞就到了自己这儿。
伞有灵识,却非古物。
缘分注定。
两人沉默。

一见钟情
会使人一见钟情的药物,比较常见的设定,醒来后忘却前尘往事,会爱上看见的第一个人。
如果被下药的,醒来后,瞎了呢?
薛洋重生回到了血洗白雪观之前。
依旧血洗了白云观,唯一不同的是,仅仅是重伤了宋子琛,使其重伤难行。
消息透漏给晓星辰,等着晓星辰自己送上门来。

邬夫子捡的孩子们

邬仙人捡到过好多孩子。
邬夫子记得自己捡的第一个孩子是仙界的云雾生出灵智后变成的小孩子。
邬仙人正好路过,看见这个浑身被雾气缠绕,发尾眉间点点雾消云散。
邬夫子突然看见一些画面,似是自己在台上,面前整齐的案几,还有朗朗的孩童诵读声。
等邬仙人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抱着这个孩子,跑到了自己才选好的仙山。
大名邬仙人不记得了,不过平日里都是喊的“小御”

邬夫子的点点滴滴

邬夫子喜欢喝酒,年份不够的不喝,气味不勾人的不喝,酒坛不好看的不喝,晨起不喝夜酿,独酌没有专门的杯子就直接论坛子喝。
云莱山上专门酿酒的仙猴为此愁掉了一头的猴毛,有仙问就辩称说自己只是想试试脑袋被风吹过的感受。

人设

仙界有座仙山,山上坐着一个爱发呆的仙人。
仙人被称为邬夫子。
邬夫子记不得自己的本名是什么
隐隐约约记得在被雷劫劈到脑袋之前,自己经常被人称为夫子。
邬夫子就随便给自己起了个名,邬夫子。
邬,无,没有。

邬仙人特别喜欢小孩子,但邬仙人没有孩子。
邬仙人喜欢捡路边的小孩子,捡了就养,大了就走。
有些孩子长大了,不想走。
邬夫子就将长大的孩子扔在仙山上。
也有些孩子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邬仙人不喜欢说话,坐在自己的仙山上,能发呆十几个仙界的昼夜。
对了,仙山的名字是云莱。

邬仙人捡到小孩子,有男有女,有仙有妖,还有人。
仙界的仙好奇的来围观这个不曾修炼,却到了仙界的孩子。
附近山头的仙人问怎么找来的凡人孩子。
邬夫子想了想,指着天说,掉下来的。

境界如此,仙人自是不会说谎。
众仙翻了个白眼,留了一堆仙气飘渺的东西,离开了。

邬仙人养过好多小孩子
某一日
邬仙人突然发现自己没养过仙人的孩子
某对路过的仙侣笑到云莱山上云莱花开了谢谢了开。

邬仙人在这对仙侣离开后,周身遍布着遗憾的气场。
在仙界长大了的人类孩子,递了一瓶邬夫子喜欢的仙酿给他,等到邬夫子一口喝了半坛子后才问到何事遗憾。
邬夫子想了想自己为数不多的凡人的记忆,又看了一眼已经长大,长高的人类孩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仙,成仙,不属于轮回。
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仙的个体。不可与其他仙融合。
所以繁衍,不存在。
所以,仙人,没有小孩子。

很久前,有一对仙侣,打算像某一个下界修炼者学习,结果融合出来的孩子,只存在两位仙人的精神体,根本无法成为新的生命。

已经长大的,能被称为青年的人类,总算明白云莱山的各位,为何总会将这位仙人,当作需要被照顾的仙。
青年一把抢过邬夫子还没喝完的仙酿,头也不回的往山顶飞起。
邬仙人听到青年的话,悠悠的传来。
我是在这儿长大的,这儿,是仙界。
养我的人,是你。
邬仙人。

大半夜睡不着想了一个有点难过的梗。
你有一个爱着的人,爱到哪怕修的太上忘情,也忘不掉,不愿意放手。
你总想着修炼的厉害到能保护他,却不曾想,到了这一境界时,你突然就踏破虚空了。
世界无法承担你的力量,于是你飞升上界了。
这时,你的意识中的一层薄雾散去。
大千世界告诉你,你爱的人,修行的天道有情,普爱天下。
你爱的人,不会到上界。
你,回不去那个世界。
最重要的是,你爱的人,融入那个世界的一部分里了。
一但你回到那个世界,最先且唯一会受伤的,只有你爱的人。
你爱的人愿意为了天下而死。
独不愿为你而活着。






要么永远得不到的守着,要么为了三两刻的靠近付出他的生命。

一个普通的武当弟子自述。
有私设。
剧情是什么?不存在的!
二师兄实际在后山的时间和人们以为的时间不一样。

一位普通的武当弟子自述

没玩过手游,全靠爱在脑补(o´艸`)
二师兄闭关的那些天。

我是武当山上一名普通的护山弟子。
前段时间二师兄好像做错了什么事,被掌门命令到了后山禁闭。
我正巧从前山调换到后山巡视。
在二师兄关禁闭的第二天开始,我就被托付了一个郑重的任务,给二师兄送日食。 (*/∇\*)
二师兄自进入禁室后脸色一天不如一天,尽管每日的食物师兄都好好的吃完了。
半个月后我被追寻师兄而来的猫大爷挠了一爪子,不想耽误了二师兄用餐时间,所以不得不顶着猫爪印的脸去给二师兄送食。
二师兄看到我被挠的爪印后难得的脸色放松了一点。
恩(≧∇≦)不枉我被猫大爷挠一爪子。
二师兄扔给了我一瓶抓伤药,激动的我一下午都是同手同脚的。
猫大爷时不时的会来到后山,但其他巡逻的弟子都没有看过。
我悄悄的带着猫大爷去见二师兄。
山中岁月如流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
我依旧在后山巡视,不过,从普通的巡视升为了后山巡视的总管。
二师兄在这一年里越来越沉默,十天里八天不曾主动说一句话。
我仍旧时不时的带着猫大爷过来,不过猫大爷现在会带着几位小猫大爷一起来。
后山巡视的弟子也偶有遇见这一家几口,都被我已后山跑出来的理由打发了。
二师兄只有见到猫大爷时才会轻轻的勾起唇角。

(未完待续)